産教融合走出新路子,浙江一批高職脫穎而出

發布單位:
文章作者:
攝    影:
發布日期:
2019-12-20
浏覽次數:

本科院校有“雙一流”計劃,高職院校有“雙高”計劃。

雙高計劃,是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簡稱。就在昨天,教育部正式公布了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建設單位名單,浙江共有15所高職入選,其中入選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的共6所,分別是金華職業技術學院、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杭州職業技術學院、甯波職業技術學院、浙江金融職業學院、溫州職業技術學院。

“雙高計劃”遴選堅持質量爲先、改革導向、扶優扶強,同時制定了具體細化的衡量標准。那麽,我省6所入選的高職院校各有何優勢特色?在發展過程中又有哪些引領改革的做法?記者對省內“雙高”校進行了深入走訪。

資産紐帶連起來

探索混合所有制

在金華經濟技術開發區,占地61畝、項目總投資1.4億元的“智能化精密制造實訓中心”正在繁忙建設中。6幢廠房已經矗立,有的廠房裏停著“龐然大物”——印有“金職航空”標識的客運飛機,有的廠房裏列陣分布著一台台嶄新的德國高端數控機床。

與金華職業技術學院合作成立的三家實體公司已經入駐中心開始運行。三家公司分別以航空零件制造、航空維修培訓、液壓科技爲業務方向,金職院管理的實體公司“浙江京華教育集團”則以設備、貨幣、無形資産(專利、技術)等多種形式入股,實現了學校與企業的“資産聯姻”。

針對高職院校缺乏讓企業參與的利益紐帶連接、真實生産環境和專業課教師中“雙師型”教師(同時具備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能力的教師)不到位的問題,國家倡導鼓勵高職院校探索混合所有制辦學,推動職業院校和行業企業構建“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合作利益共同體。

混合所有制本是經濟領域的專有術語,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首次提出:“探索發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允許以資本、知識、技術、管理等要素參與辦學並享有相應權利。”但衆所周知,公辦高職院校一旦與企業有了資産上的利益捆綁,就容易踩到國有資産流失的“紅線”,這使得大多數公辦高職院校對于混合所有制辦學望而卻步。而金職院正在打造的,恰是一座混合所有制辦學的“産教融合示範性基地”。

擁有中型客機的廠房,是校企合資的浙江星河金職航空科技公司的航空機電維修實訓車間,用作金職院擬開設的航空機電維修專業學生的實踐場所。擁有數十台高端數控機床的廠房,是浙江京飛航空制造有限公司飛機結構件生産車間,金職院以中心設備和無形資産入股了這家公司,既參與企業生産及工藝技術的研發,又組織學生參與生産實訓,企業則以購買服務和贏利分紅的方式讓學校獲得投資收益。

顯而易見,這些合資企業是真正有了資産關聯的校企利益共同體,符合“混合所有制”辦學實踐的內涵。

金職院機電工程學院教師章躍洪是實訓中心的籌建負責人之一,25歲時獲得了“全國技術能手”稱號後,被金職院機電工程學院作爲特殊人才從企業引進學校。“公司成立了,學校和企業的人員都要進來。很多人事政策必須打通。”他介紹道,學校相關部門正加緊研究制定有關人事政策,以三家實體公司爲“融合區”,讓教師和企業人員雙向交流,培育一支高水平的“雙師型”教師團隊。“初步設想是,薪資上做到就高不就低,職稱職務上參照企業序列,學校也承認對應的職級。”

國有資産如何轉爲經營性資産?如何確保國有資産保值增值?這是公辦高職院校混合所有制辦學體制改革的難點所在。

“什麽是國家‘雙高’院校的建設目標?職教界有十六個字: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金職院黨委書記王振洪告訴記者,他們希望通過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辦學的實踐,在國家層面已經鼓勵但地方還沒有實施細則出台的情況下,把實施過程中破解一系列難題的經驗積累下來,探索出一個可依循、可持續的模式。在他看來,這是具有112年職業教育辦學積澱的金職院的改革擔當。

更多的公辦高職院校則是在“小範圍”內開展混合所有制辦學嘗試。

去過杭州職業技術學院參觀的人,都會對該校電梯專業以“行企校合作”模式建立的實訓基地印象深刻。實訓基地擁有34個直梯井道,6個扶梯井道,實訓面積4500平方米,可供百人使用。由學校提供場地,奧的斯、西奧等電梯企業捐贈實訓設備,浙江省特種設備科學研究院捐贈辦公設備。它是在公辦院校二級部門進行的混合所有制辦學實踐類型,學校、企業、政府三方協商議定收益比例和權利義務後開始合作。

杭職院電梯專業開設僅短短5年,就主持制定了電梯安裝維修工國家職業技能標准,還完成了電梯安裝維修工國家職業技能培訓教程及題庫的開發。

杭職院院長賈文勝說,受新老政策更新交替的影響,加之政府不同條線的管理部門認識不一,學校在校企合作中的責任權利界定尚不清晰,很難讓學校主動、大膽地作爲。二級部門建立校企資産紐帶意義上的深度合作,對于學校層面的改革可以積累一些可借鑒的經驗,同時一旦出現問題,也會有回旋余地。他多次呼籲:“校企合作越深入,兩種主體之間的混合程度越深,越需要盡早研究出台相關政策,明晰職業院校在校企合作的法人主體地位和容錯機制。”

專業職業相銜接 教師教材緊跟上

加強職業教育培養的人才在企業的適應性、吻合度,是提升職業教育質量的題中之義。今年1月國務院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中對産教融合如何在專業教學中體現做了指導:“校企共同研究制定人才培養方案,及時將新技術、新工藝、新規範納入教學標准和教學內容,強化學生實習實訓。”

浙江機電職業技術學院(以下簡稱“浙機電”)應用電子技術專業2019屆畢業生楊智康目前在杭州中鎂自動化科技公司工作,主要從事PLC、伺服、變頻器、觸摸屏等項目調試,每個月到手的薪酬收入是6500元。楊智康說,如果再多給他一年在校學習的時間,他一定要把學校的智能控制技術基地“翻”個遍。

楊益康所說的智能控制技術基地又被稱爲“迷你小车间”,由5个单项和一个综合共6间实训室组成, 模拟网络化、智能化、自组织、个性化的“工业4.0”生产设备和模式,实行开放式管理,学生可以在安全前提下随时使用。“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智能控制技术是比较超前的,而且是整个产业链各环节都学。”杨益康的自信不是个例,在浙机电,毕业生超90%在当地就业,50%以上在行业龙头企业就业,用人单位满意度超85%,学校和他同届的毕业生薪酬收入普遍在5000元以上。

機電一體化專業教師孟慶波對“工业4.0”的教学已经摸索了三年,还编写了一本名为《生产线数字化设计与仿真(NX MCD)》的教材,将于明年3月份出版。

記者到浙機電采訪時,孟慶波等6位機電一體化專業的老師都在德國。去年,浙江機電學院電氣電子技術系獲評國家級職業教育教學創新團隊,團隊成員近三年每年都會被派往德國學習職業教育。

通過微信,孟慶波向記者介紹了編寫這本教材的初衷:相關專業的學生可以掌握多學科融合的技能,並把所學的多門相關課程串接起來,獨立完成整個機電設備概念機設計與調試産業鏈的全部過程。

2015年,孟慶波在上海工業博覽會上見到了西門子的虛擬調試技術,將其引入學校智能控制技術基地的實訓教學。西門子的虛擬調試技術可以被用來模擬機電一體化系統的複雜運動,實現“工廠在打樁之前就能在電腦裏跑起來”的願景,需要對生産系統進行多層次的建模和仿真,即構建工廠系統的數字化雙胞胎,所以又被形象地稱爲數字孿生技術。

但是上海西門子總部出于爲客戶負責、企業間保密協議等問題,不能提供完整的可利用于教學中的案例,西門子內部的客戶培訓也並沒有教材。

“企業人員不擅長組織材料寫教材,但他們需要推廣該項技術,需要培育市場,而我們也沒有與數字孿生技術相關的教材。”在孟慶波看來,大家都很願意把這件事做好,也願意交換技術,校企合作就水到渠成了。

在西門子及其代理企業的支持下,孟慶波去企業參加培訓,也參與用戶企業數字孿生項目的開發,逐步提煉出所教課程中應該具有的知識內容。虛擬調試部分涉及到機械、電氣自動化跨學科融合,西門子代理商技術人員也一同加入到了開發項目案例的工作當中。

西門子數字化工業軟件全球高級副總裁兼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梁乃明特爲孟慶波編寫的教材作序,稱贊這本教材是學習數字孿生技術的必備。

但校企雙方都“樂見其成”的前提是“雙贏”。有的企業有自己的培訓部門,也有常年面向全國的培訓業務,校企合作編寫教材可能會影響到部門的培訓收入,合作就比較困難。

浙機電重點搭建了智能制造技術基地和智能控制技術基地兩個實訓基地,都位于校內的浙江省“企業智能化協同創新中心”,智能制造主要針對機械技術系,智能控制主要針對電氣電子技術系,兩個實訓基地不僅用于學生實訓教學,也幫助企業解決數字化改造、智能化提升中的技術問題,還可用于企業人員的培訓和技術技能比賽的培訓訓練。

浙機電電氣電子技術系副主任劉哲緯說,要讓兩個技術基地發揮出應有的作用,涉及到産教進一步深度融合的問題:一是要把企業的項目引進來;二是及時融合應用新技術,及時淘汰更新舊設備、舊系統;三是提高項目開發,開展對外培訓。“智能控制技術基地有些設備的相關教材和資源還待進一步研發,比如針對實驗設備的活頁式教材。現在要求開發新形態教材,集圖片、視頻、微課、虛擬仿真等于一體的立體化教學資源,工作量特別大,對教師要求也高。”

“一带一路”新机遇 产教协同走出去

近年來,伴隨“一帶一路”倡議從願景變爲現實,國家鼓勵高職院校到海外辦學,服務中國企業“走出去”。産教融合既包含在“走出去”的現實需求中,也爲高職教育的發展帶來了新動能。

2016年10月,甯職院和浙江天時國際集團、貝甯CERCO學院合作創辦“中非(貝甯)職業技術教育學院”,這是浙江第一個高職院校“走出去”的海外辦學項目。

2014年起,甯職院已連續派遣23名專業教師和管理人員赴貝甯開展技能培訓,爲西非各國和在非中資企業培訓了近500名實用型技術技能人才。

去年10月,宁职院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物联网应用技术专业教师姜浩被派往中非贝宁职业技术学院,为计算机学历生授课。姜浩教的是物联网应用技术,来听课的不仅有贝宁的师生,还有科特迪瓦和布基纳法索的学生,一共 40多人。

姜浩授課用英語,而貝甯是法語系國家,雖然存在語言障礙,但姜浩一遍遍通過手勢、畫圖和實際操作來溝通,直到學生弄懂爲止。“有一次,我和學生們制作和展示了一個將物聯網技術應用于智能灌溉的小裝備,當地主管農業的官員看了非常感興趣。”姜浩告訴記者。

貝甯當地多是一些建築、汽車維修、餐飲類的中資小企業,企業負責人周末常邀請老師們到家裏做客,他們談到在當地難以招到合格的技術工人,都希望更多國內的高職院校到非洲辦學,把先進的技術、服務、標准和理念帶過去。

近年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规模不断扩大。中航成套设备、中机六院、天时国际、络捷斯特、中畅、美联等企业和有色金属行业协会、石油化工行业协会、科技部LED产业联盟等行业协会纷纷在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布局贸易投资、基础设施、海外经营,但都遭遇缺乏相匹配的人力资源的困境。

職業教育對于破解“走出去”企業招工難具有重要作用,而在高職院校“走出去”的過程中,也需要企業在資金支持、專業合作以及駐外協調等方面加大參與度。

“中國高職教育海外辦學需要強化校企協同。”甯職院校長張慧波對此深有體會。近年來,甯職院爲實現職業教育國際化、助推企業“走出去”做了不少探索,在爲“走出去”的中國企業提供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支撐的同時,也推動了自身專業建設水平與內涵發展能力的提升。“我們把海外辦學視作打造中國特色、世界一流職業教育品牌的一個重要抓手。”

2017年,甯職院牽頭成立了“一帶一路”産教協同聯盟,來自全國各省份的高職院校、中航國際等龍頭企業及行業協會近百家單位加入聯盟,通過整合政府、行業協會、企業、高校資源,聯動開展了多項海外辦學合作。

浙江的6所“双高”校都是联盟成员。温州职业技术学院是浙江省第一所与南非国家建立留学生合作培养的高职院校,目前正计划与南非North-link 职业技术学院合作设立南非分校(鲁班工坊)。温职院负责定专业建设方案、教师团队建设,并每年选派一定数量的高水平骨干专业教师赴南非作为专业带头人,承担学院教学任务和实施教学质量监督及评估等工作,培养符合中资企业用人标准的生产经营本土化人才。

浙江金融職業學院的捷克研究中心重點開展中國(浙江)與捷克以及中東歐國家在經貿、投資、金融、社會發展等領域的應用對策研究,由浙江金融職業學院校長鄭亞莉和長期從事中東歐教學與研究的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孔凡君共同領銜。

“我们提炼出了八个字概括学校的特色——浙水流金,融通天下。” 郑亚莉说,近年来,浙江金融职业学院与浙江境外投资企业协会共建“浙商丝路学院”,与“一带一路”捷克站共建“丝路学院”,精准服务 “走出去”企业。“融通天下”就有围绕产教融合这条主线,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和“走出去”浙商,打造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品牌之意。

(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信息來源:新華網客戶端)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建设南一路5号 辽宁交专信息技术中心维护 辽ICP备 15018630号 

邮编:110122 办公室电话:024-89708710 招生电话:89708729 就业电话:89708730

遼甯交專官方微信    遼甯交專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