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職業教育發展新一輪三年行動計劃公布

發布單位:
文章作者:
攝    影:
發布日期:
2019-12-23
浏覽次數:

日前,上海市政府公布《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

  作爲對《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貫徹落實,它旨在推動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當下,城市創新發展和産業轉型升級對各級各類人才的迫切需求前所未有,承擔培養高技術技能型人才的職業教育,如何接招?

  細讀新一輪三年行動計劃,一幅藍圖鋪就。

  大氣布局,細膩落子——

  呼應創新大勢

  成就新的定位與價值所在

  可以說,新一輪三年行動計劃,對接産業之變,在全社會創新大勢之下,找到與創新能級提升相呼應的切入點,成爲重要保障。也正由此,成就現代職業教育新的定位與價值所在。

  全新路線圖,更是上海職業教育發展,長期實踐底蘊上的厚積薄發,應時而出。

  我國職業教育每年在校生2900萬人,從中職到高職,各類專業已達1000多個,覆蓋所有行業、企業、生産一線專業崗位、技術技能崗位。

  聚焦上海,來自市教委的數據——本市共有中等職業學校81所,在校生約10萬人。最新統計顯示,中職共有123個專業500余個專業點,逐步建立了布局合理、結構優化、特色鮮明的專業體系,專業點在一、二、三産業中所占比例分別爲1.4%、19.9%、78.7%,基本符合上海新興産業和重點産業發展要求。

  在高職領域,上海獨立設置的高等職業技術學院共21所。專科層次職業教育在校生約13萬人。在專業層面,與“上海服務”對應的學前教育、老年服務與管理等,占全部專業點數比例約爲49%;與“上海制造”對應的機電一體化、新能源汽車技術等,占全部專業點數比例約爲21%;與“上海文化”對應的藝術設計、影視動畫等占全部專業點數比例約爲22%;與“上海購物”對應的電子商務、會展策劃與管理等,占全部專業點數比例約爲8%。

  數據顯示,本市已成立10個行業、16個區域職教集團,共有成員單位800多家,學校爲企業培訓職工約30萬人次,職教集團實施“訂單培養”近萬人,開展工學結合、頂崗實習4萬余人次。

  伏線深遠,並非一蹴而就。多年來大處著眼,探索前行,推動職業教育與區域産業進一步融合。知識人才溢出,産業反哺教育。通過幾輪布局結構調整,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步履不停。

  去年,本市對標五個中心和四大品牌建設,梳理人工智能、財政金融、航空制造、創意設計等18個行業150余個人才需求緊缺崗位,開展人才需求分析和專業結構調整,深化産教融合,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産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

  與此同時,專業布局優化,向精准化推進。上海支持相關應用型本科開設人工智能、大飛機制造、大數據等領域相關專業。針對已有專業設置但人才缺口較大的專業,如學前教育、養老護理等領域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緊缺,通過新增專業點、擴大培養規模、加強在職培訓等方式,加快培養力度和規模。中高職院校不再新增金融類專業,現有專業逐步調整關閉;關閉有色金屬冶煉、火電廠儀表安裝等不符合上海産業發展的專業。僅去年一年,中高職院校調整或關閉了10%近150個專業點。

  打破封閉辦學格局

  多層次對接上海産業地圖

  面對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加速演進,一場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科技革命撲面而來,與上海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曆史性交彙,新三年行動方略的清晰性前所未有。

  來看看在構建新時代上海職業教育新體系方面有何要求和舉措。首先,是合理確定中等職業教育功能定位和中職學校發展走向,打破中等職業教育自成一體的封閉發展觀念和辦學格局,把進一步做精作爲中職教育發展的重點,實現中等職業教育集約化、優質化、精品化發展。

  其次,針對中職學校不同情況分類施策,支持具備條件的學校提升辦學層次,推動條件暫不完備的學校加強與高職院校的專業聯結,關閉已經停止招生、名存實亡以及辦學方向和專業設置不符合上海經濟社會發展現實需求的學校。與此同時,實施高等職業教育雙一流計劃。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深化職業教育辦學體制改革,結合中職學校布局調整優化,強化中高職教育一體化發展,建設一批新型(五年一貫制)職業院校,推動中高貫通人才培養由中職、高職雙主體實施向新型職業院校單一主體轉變。在大學學段,則是建立健全應用型大學分類評價標准,將評價結果與投入力度挂鈎,引導應用型大學堅定職業教育辦學定位。

  在專業設置上,則要求進一步對接上海産業地圖,優化布局,引導學校加強區域有需求、行業有地位、國內有影響的專業(群)建設。值得一提的是“點名”要求,加緊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戰略性新興産業以及養老、護理、學前教育等民生領域的專業布局,調整關閉部分不符合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或重複設置率高的專業點。

  打一把大尺:指標體系

  可量化、可操作、可考核、可評價

  《行動計劃》中,一組組數據醒目:到2022年,建設若幹以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爲核心任務、專業設置緊密契合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地方高水平應用型大學;重點打造2-4所國際一流的高職院校,建設10-15個具有引領作用的標杆專業(群);新建10所左右新型(五年一貫制)職業院校;建設一批名列國家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示範校前茅的領航中職學校……

  以可量化、可操作、可考核、可評價的指標體系作爲牽引,推動見成效出成果。

  三年後,上海職業教育發展推進如何,是否真能達到與城市創新相匹配的支持力和貢獻度,這把大尺量得分明——

  構建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領域:建成80個中本貫通專業,250個中高貫通專業,20個高本貫通專業,完善中職—高職—應用本科—專業學位碩士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

  教師、教材、教法三教改革:“雙師型”教師占專任專業課教師總數達到60%,建成50個職業教育名師工作室、50個職業教育技能大師工作室和20個國家級職業教育教師教學創新團隊。建設一批市級職業教育教材基地和一批校企“雙元”合作開發的專業教材。建設500門職業教育在線開放課程。

  推動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和雙元育人:建設100個現代學徒制試點專業。培育一批産教融合型企業,推動建設若幹校企共同投入、輻射區域和學校、服務學生培養和職工培訓的産教融合實訓基地。打造10個全國示範性職教集團。

  專家解讀

  激發新動能,做強上海新時代高等職業教育

  上海教科院研究員,上海市職業教育協會會長馬樹超

  上海教科院職業與成人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郭文富

  《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激發人力資源優化新動能,高職教育發展熱潮湧動,令人振奮。

  以國家新要求激發新動能,做強上海高等職業教育。《行動計劃》提出“到2022年,重點打造2-4所國際一流的高職院校,建設一批具有引領作用的標杆專業(群),帶動上海高等職業教育整體建設和發展”的具體指標,強調要重點發展高職教育,堅持內涵爲本、兼顧規模發展思路,壯大技術技能人才培養中堅力量,這是上海貫徹落實《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新要求的具體行動。

  高職教育是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和信息技術高速發展疊加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教育新類型,高職教育堅持立德樹人、育訓結合,在服務區域協調發展、經濟轉型和産業升級、穩定和擴大就業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面對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加速演進,一場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科技革命撲面而來,與上海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曆史性交彙,城市創新發展和産業轉型升級對各級各類人才的迫切需求前所未有。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是對新時代建設高素質勞動者大軍的新要求。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把“職業教育服務能力顯著提升”作爲八大發展目標之一,就是要求高職教育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來臨之際,在新舊動能轉換和産業升級換代過程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以上海發展新使命激發新動能,做強上海高等職業教育。上海作爲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正在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重要講話精神,以強化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産業引領、開放樞紐門戶等四大功能爲新要求新使命,對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的需求日益迫切,是上海發展高水平高職教育的新動能。

  據此,《行動計劃》把“實施高等職業教育雙一流計劃,推動一批高等職業院校和專業(群)進入國際一流、國內領先行列”作爲上海“打造高質量、有特色、精品化高職教育”的施工藍圖,強調要優化高職院校專業布局,重點布局集成電路、生物醫藥、人工智能、航空等新興産業相關專業以及家政、養老、托幼、酒店管理等現代服務業相關專業,回應“一流城市孕育一流教育,一流教育成就一流城市”的時代命題。

  以制度創新激發新動能,做強上海高等職業教育。《行動計劃》要求通過“探索市區共管、以區爲主的高等職業教育管理與辦學體制,強化政府對高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支持力度”來做強高等職業教育,體現了上海堅持深化改革、以制度創新激發做強高等職業教育新動能的積極探索,以解決上海高職院校布局不夠合理,人才培養規模結構亟待優化的問題,具有極爲重要的現實意義。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強調要“完善職業技術教育、高等教育、繼續教育統籌協調發展機制”,對職業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出新要求。

  因此《行動計劃》進一步要求深化職業教育管理體制和辦學體制改革,健全促進産教融合的職業教育治理體系,提出建設新型貫通培養職業院校的新思路,以打破中等職業教育自成一體的封閉發展觀念和辦學格局,並鼓勵、支持區政府舉辦與本區産業發展緊密結合的職業院校,建立健全市和區的職業教育工作統籌協調機制等。由此,做強高等職業教育正在成爲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中“牽一發而動全身”“一子落而全盤活”的硬招、實招,也將成爲上海主動應對經濟轉型産業升級的“先手棋”。

  促進産教融合,推動職業教育向類型教育轉變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石偉平

  上海教育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啓龍

  職業教育作爲類型教育具有跨界特征,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始終是職業教育發展的重要邏輯主線。近年來,産教融合已經提升爲國家教育改革與人力資源開發整體制度安排的高度,逐漸形成了超越“校企合作”的話語權重,彰顯了國家職業教育治理理念的轉變。《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提出了29條任務舉措,“産教融合”出現多達21次,充分指明了上海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思路與方向。其中,有三個重要的舉措可能成爲推動上海職業教育向類型教育轉變的關鍵:

  一是建立産教融合型企業系列政策。從世界範圍來看,我國職業教育是典型的學校本位人才培養模式,行業企業在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中發揮的作用相對有限,參與積極性普遍不高。如何促使身處公共事業領域的學校與經濟領域的行業企業形成跨界且穩定的合作甚至融合關系?政府應如何發揮政策引導作用,比如對于參與學校教育的企業是否應設立准入門檻?如何采取政策杠杆撬動企業參與或舉辦教育的動力?等等問題一直是職業教育理論研究和實踐領域的重點難點問題。針對上述問題,《計劃》提出了一系列産教融合型企業的制度設計,這對于激發企業參與動力,擴大優質企業參與規模,引導合作辦學另行發展,進而促進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必將起到巨大推動作用。

  二是建立健全章程和董事會制度。黨的十九大提出構建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心和難點均在基層。職業教育作爲跨界的教育,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點在于設計合理的方式、方法,處理好政府、市場、社會、學校之間的關系。這就要求職業院校辦學管理者必須將視野從個別企業轉向行業和産業,辦學運行要在堅守教育規律的基礎上適度吸納和借鑒對應産業界的要素和制度。現代企業順利運行的關鍵在于有一個考慮周到、盡職盡責的董事會,董事會的建立和運行依賴于科學可行的組織章程。《計劃》提出,要健全促進産教融合的職業教育治理體系。推動學校建立健全董事會制度,鼓勵支持職業學校建立行業企業咨詢協商機制,探索建立行業企業等辦學相關方參加的學校理事會或董事會機構,參與審議學校重大事項,從而吸引行業企業深度、全過程參與職業院校辦學。並且推動職業院校以章程爲依據,健全完善管理制度和規範體系。建立健全章程和董事會制度,將爲提升職業院校治理能力向現代化向提高辦學質量打下基礎。

  三是強化教材教法和教師隊伍建設。從構詞學的角度看,校企合作和産教融合分別代表了教育視野和産業視野下不同的思維邏輯和關系定位,一是從具象的“校”“企”變爲廣域的“産”和“教”;二是從前後位置上變化,凸顯了産業的主體地位;三是從“合作”到“融合”,展現了關系主體從二元獨立向共同體的轉變,這將深刻影響職業教育發展模式和質量追求。職業教育的質量最終體現在人才培養質量上,人才培養質量又主要受教材教法和教師因素影響。《計劃》提出,要強化教材教法課程建設。在教材方面,要健全職業學校教材管理辦法。建設一批市級職業教育教材基地。建設一批校企“雙元”合作開發的專業教材。在教法方面,要適應“互聯網+職業教育”發展需求,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改進教學方式方法,模擬真實工作場景。推廣任務引領型、項目教學法等教學方法的普遍應用。在課程資源方面,要建立職業教育專業教學資源庫,建設500門職業教育在線開放課程。推動能力本位課程的開發與運用。在教師隊伍方面,完善“雙師型”教師標准和考核認定辦法,建成10個國家級職業教育教師教學創新團隊和50個上海市職業教育名師工作室。成立50個上海市職業教育技能大師工作室等等。以此建立與上海區域産業發展水平相匹配的職業教育質量保障體系。

  爲實現結構突破描繪了清晰路徑

  華東師範大學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徐國慶

  《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的政策指向是結合上海市實際情況,制訂落實《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簡稱《方案》)的具體行動計劃。總體上看,《行動計劃》不僅對《方案》的主旨精神理解透徹,對關鍵政策要點把握准確,而且把《方案》的政策內容與上海市職業教育發展的實際需求有機地結合了起來,它將使上海職業教育迎來全新的發展格局,尤其在加強高職教育辦學,完善職業教育結構體系方面,《行動計劃》邁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上海是中國近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搖籃,曾一度在全國職業教育發展中處于領先地位,即使是今天,上海職業教育在全國也還是有著自己獨特的地位。上海職業教育這一地位形成的根本動力在于其産業發展的領先地位,近代以來,上海一直是我國工業發展的排頭兵,先進的産業對職業教育發展有著內在需求。《方案》的頒布,給上海職業教育發展帶來了全新機遇。作爲國家職業教育發展政策系統表達的一份文件,《方案》是未來幾年、甚至更長時期內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行動指南,如何結合上海實際制訂落實《方案》的具體行動計劃,是當前上海職業教育發展政策研究的核心。

  《方案》的內容非常豐富,但它給人們印象最深刻,影響最大的政策點是,在國家層面明確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這在我國曆史上是第一次,是許多人爲此奮鬥了幾十年的結果,它爲職業教育類型地位的確立提供了重要政策依據。提出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的一種教育類型,不只是主張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在辦學模式上存在差別,而是主張職業教育要具有與普通教育同樣完善的結構體系,並且其地位要平等。這意味著我國要建立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並行的雙軌制教育體系。然而由于多種原因,上海職業教育在結構體系上多年來存在一個短板,那就是專科高職教育比較薄弱。這是上海落實職業教育類型地位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因此,《行動計劃》把比較多的政策內容放在了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尤其是專科高職教育的發展,明確提出了重點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的政策思路,且設計了具體的發展路徑,包括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建設若幹所高水平應用型大學,重點打造2~4所國際一流的高職院校,10所左右新型(五年一貫制)職業院校,實施雙一流高職建設計劃等。其目標是要打造與上海城市地位相適應的高質量職業教育。這在上海職業教育發展格局上是一個非常大的突破。

  與其他發達省市相比,上海專科高職教育的發展水平顯得相當薄弱,並已成爲制約上海職業教育發展的關鍵因素。實踐已充分說明,發展高質量的專科高職教育,是職業教育無法超越的一個曆史階段。《行動計劃》中,上海職業教育發展能夠直面這一問題,向專科高職教育發展水平高的省份借鑒經驗,並下決心,從目前的起點開始,逐步破冰,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和決心。這一政策的出台,激發了上海職業教育界全新的熱情,但同時也要看到,這一過程會非常艱辛、比較漫長,且只有進一步深層突破專科高職教育發展中的一些制度瓶頸,這一短板才有徹底解決的可能。要特別注意的是,不要因爲重視了專科高職教育發展而削弱了中職教育的發展。

  在努力彌補專科高職教育辦學力量過弱這一問題的同時,上海職業教育也不要忘記了自己在體系構建方面的一大優勢,那就是上海的技術應用性大學和中職教育在全國處于明顯的領先地位。如果在加強專科高職教育的同時能結合兩頭的優勢,通過職教高考制度的建立和貫通培養模式的完善,把各段職業教育有機地銜接起來,上海職業教育的整體優勢將會再次得到凸顯。

  國際化需要高點定位、實處發力

  上海第二工業大學校長俞濤

  上海第二工業大學副研究員楊旭輝

  《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明確提出:“打造1-2所國際化示範性職業教育本科院校”,“集中力量新建1-2所高水平、國際化應用技術大學”。提升職業教育國際化水平,對于構建上海職業教育新體系,引領提升上海職業教育整體辦學水平具有重要意義,也對上海職業導向高校改革發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利用國際優質職業教育資源,打造職業教育類型的中外合作教育項目及至中外合作大學,上海有基礎、有條件、有需求,是上海創新職業教育的重要機遇,是提升上海職業教育國際化水平的重要途徑。目前,全國中外合作辦學機構中,職業教育類型的中外合作大學尚屬空白。現有機構均爲一所外方學校與一所中方學校合作的“一对一”模式。这种模式的优点是管理成本较低,但弊端也很明显——合作学校不可能在所有专业上都是世界顶尖。为此,要进一步拓展视野、创新思路,瞄准上海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关键领域,在全球范围内遴选引入世界顶尖高等职业教育资源,创建真正中方主场的中外合作办学新模式,构建“一对多”模式的全球多方认证体系(Global Multi-Accreditation Framework),创设一对多国、多校、多语言教学、多行业企业产教融合的创新平台。

  籌建職業教育類型的中外合作大學,需要進一步深化職業教育綜合改革。首先,要探索建立市區共管、以區爲主的管理體制機制。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生命線。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需要充分發揮基層政府的積極性,優化職業導向高校的經費來源結構、學科專業結構和師資隊伍結構。

  其次,要探索建立“中高本研終人才培養體系”。要密切各層次職業教育的貫通銜接,推動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由多主體實施向單一主體主導轉變,對人才培養方案進行一體化設計。要大力發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打破職業教育的學曆天花板,打通技術技能人才的發展通道。要探索打通全日制教育與非全日制教育的界限,真正實現有教無類。

  第三,要探索構建符合職業教育規律、契合産業發展需求、具有上海特色的人才培養模式。要加強職業導向高校思想政治與德育工作,圍繞“中國過去爲什麽成功?”、“中國現在爲什麽成功?”和“中國未來爲什麽成功?”三個根本問題,講好中國故事,培養國際化應用型人才。

  要大力發展來華留學生教育,講好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理念,打造“留學中國”品牌,吸引更多外國學生留學中國、留學上海。要主動對接全球最高標准、最好水平,通過模式創新,創建更高標准、更好水平的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體系。要積極探索符合高等教育規律、符合産業發展規律、與國際接軌的工學結合Co-op人才培養模式,促進專業設置與産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准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産過程對接。要推進“1+X”證書制度改革,引進高水平國際化職業資格證書、職業能力評價證書,促進雙證融通。要聚焦”全面發展的職業人“的人才培養目標,優化通識教育課程體系,建設一批可通過傳播獲致的知識類課程、可通過訓練達成的個人軟能力類課程和身心健康類課程。要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完善産學人力資源雙向流通機制。

  推動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既要放眼全球、高點定位,又要紮根上海、實處發力,關鍵是以更高的站位、更高的標准和更大的力度深化上海職業教育綜合改革。上海第二工業大學將繼續堅定不移地堅持“職業導向的高等教育”辦學定位,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勇于擔當、奮發有爲,爲上海職業教育改革開放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服務上海文化品牌建設

  建設中國特色高水平藝術類職業院校

  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黨委書記許濤

  《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在建設學段銜接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強化貫通培養的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優化職業院校和專業布局結構、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協同育人機制、提升職業教育國際影響力等方面重拳出擊、亮點頻現,對推進上海職業教育整體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指導作用。

  上海工藝美術職業學院在《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的指導下,以建設中國特色高水平職業院校和上海一流專科高等職業教育院校爲契機,將學院特色發展與服務國家文化戰略和上海文化品牌緊密結合,積極建構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與發展體系,培養“立德、精藝、善美、致用”的德技並修人才,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深植時代發展,不斷傳承發揚,服務美好生活。學院將重點從以下三個方面開展建設:

  構建服務上海社會經濟發展的專業生態與人才培養體系。上海工藝美院積極服務上海文化創意産業發展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打造與國家文化戰略和上海文化品牌相對接,以中國工藝美術傳承與發展、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與創新爲使命的專業發展體系。重點建設工藝美術品設計和産品藝術設計兩個專業群,形成傳承與發展、保護與創新相互支撐、融合發展的專業結構和專業生態。工藝美術品設計專業群致力于解決傳統手工藝類非遺原汁原味的高保真傳承問題,根據手工藝人才培養周期長的特點,構建“2+3+2”長學制貫通人才培養模式。

  以三年制高職爲主體,向前通過“中高職貫通”提前植入非遺理論與技能課程,向後拓展“3+2”非遺大師傳承教學班試點,培養高素質非遺技術技能人才。産品藝術設計專業群致力于解決非遺當代轉化的文化發展需求,發揮上海文化創意和科技創新優勢,與世界最大廣告營銷集團WPP集團、中國工業設計(上海)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等知名企業合作辦學,建設涵蓋非遺研究、文創産品設計、産品制造工藝、品牌營銷展陳四環節的教學體系,培養中國特色文創産品人才。

  打造高水平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上海工藝美院奮力建設國內最全的傳統技藝類非遺技術技能積累中心,以搶救性保護爲首要目的,以文字、音頻、影像、3D記錄爲手段,利用上海樞紐型城市地位和優越的網絡基礎條件,建設非遺傳統技藝類實體作品庫和非遺在線3D數字資源庫。

  同時,學院積極建設文創協同創新中心,在非遺技術技能積累中心系統化收集與整理優秀傳統技藝、圖稿紋樣、自然材料的基礎上,聯合校內不同專業教師及校外科研院所、其他高校和文化創意企業,通過現代科學技術、設計理念和傳播營銷手段的介入,將提取的非遺元素引入上海成熟的文化産業、制造産業和服務行業中,提升産業文化品位與內涵,服務小微企業技術研發,推動文化創意産業特色發展。

  提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國際影響和傳播。上海工藝美院將立足鮮明的文化特色,與國際知名藝術院校開展深度合作,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非遺對外傳播平台。通過實施國際高水平藝術院校合作計劃,一方面加強與亞洲工藝美術高校的交流互訪,構建學術共同體;另一方面深化與世界知名藝術學府美國帕森斯設計學院的合作,開展課程置換、項目課程及學分互認等合作項目。

  學院還將借助承辦“國際(上海)非遺保護論壇”和“‘一帶一路’上海非物質文化遺産精品巡展”兩個上海知名文化品牌活動的契機,建設國際交流傳播平台,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文化融通與共享,擴大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國際影響力,打造出一條“中國非遺,國際互鑒”的非遺教育與傳播之路。

  用未來定義當下,以當下對標未來

  上海商業會計學校校長陳文珊

  《上海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提出新時代上海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總體目標、具體指標和行動方向。《行動計劃》著眼于適應上海城市和職業教育發展的現在時和未來時要求,主動對接建設“五個中心”和打響“四大品牌”,更好滿足上海産業行業企業發展對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緊迫需求,對構建職業教育與産業發展的命運共同體、優化職教布局緊跟産業發展趨勢、打造世界和全國範圍的上海職教新名片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打造職業教育與社會發展的命運共同體。《行動計劃》明確提出要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育訓結合,健全多元化辦學格局,推動企業深度參與協同育人。未來的産教融合如何向縱深發展,不僅是教育問題,也是經濟問題,更是社會問題。要通過1+X證書制度改革,推動行業龍頭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與人才培養,也要培育優質産教融合型企業,健全校企人員雙向交流機制,校企合作評價人才培養質量,促進校企全面加強深度合作,真正構建職業教育與産業發展的命運共同體。

  堅持以産教融合爲主線,不斷深化辦學體制機制改革,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産業鏈、創新鏈的有機銜接,有效提升上海職教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産業需求側的匹配度,形成職業教育與重點産業、新興産業、民生産業統籌融合、良性互動的格局。

  職業院校在産教融合背景下開展協同育人,涉及政府部門、行業、企業、教師、學生、家長、公益組織、媒體等多元主體,通過共同育人、合作研究、共享資源等方式拓展合作途徑,深化合作內涵,完善産教融合信息流通機制,共同推進多元協同育人機制構建。以智慧職業教育對接上海城市定位和發展需求。《行動計劃》明確要求優化調整中職專業結構布局來對接上海産業地圖,對區域需求、行業地位與專業建設的緊密銜接設計了路線圖和時間表。優化職業教育層次結構和專業布局,打造與上海智慧城市地位相適應的高質量職業教育,提升職業教育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和水平。

  未來的智慧職業教育,就是要做到主動對接、精准對接和實時對接。根據産業的人才數量、規格需求,上海中職教育要盡快做到院校五年一貫制培養模式由點到面的帶動、爲新産業新業態開設量身定制的專業和方向、根據行業企業的新崗位技能要求對課程體系與內容進行實時的動態優化。隨著人工智能等技術在實體經濟各行業的深度融合,大智移雲即將成爲職業教育的通識課程,結合專業課程思政建設,在專業課程中弘揚和傳承海派工匠精神,提升人才培養能級。

  職教優秀成果服務社會並與世界共享。《行動計劃》提出要完善職業教育與培訓體系,實現職業院校的職業教育與社會培訓一體化並服務社會。如上海商業會計學校在市人社、産業、教育行政部門的支持下,與數字內容、物聯網等行業企業合作開展一系列市級新技能培訓項目,校企合作開發課程和實施培訓,由行業負責考核鑒定。培訓內容均屬于新工藝、新産業、新技術,靈活的教學方法和先進的場地設備體現了上海職業教育資源的優越性,既針對企業在職人員,也對職業院校專業教師開放,從而實現了職業院校的職業教育與培訓一體化社會責任。

  《行動計劃》明確指出要提升上海職業教育的國際影響力。未來上海職教既要培養具有國際視野、專業精神、創新意識的技術技能人才,同時要增強職業教育對社會發展的貢獻度,通過參與建設智力絲綢之路,著力推出上海職業教育在國際上的新名片。學校將上海建築工程、信息科技、跨境電商等專業課程體系、先進教學經驗與深厚的城市文化,以現場體驗、送教上門、遠程教學、學生互換、師資培訓、招收留學生等形式,向更多國家與地區企業、院校、師生傳遞,交流上海職教優秀教育成果。

(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信息來源:《解放日報》2019年12月23日)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建设南一路5号 辽宁交专信息技术中心维护 辽ICP备 15018630号 

邮编:110122 办公室电话:024-89708710 招生电话:89708729 就业电话:89708730

遼甯交專官方微信    遼甯交專官方微博

友情链接:世爵彩票平台  51彩票  天鸿彩票  加拿大28下载  幸运赛车官网  宝都彩票  海神彩票  pc28  多米彩票  火红彩票